目前位置: 首頁 / 行政處室 / 輔導處 / 文章小品 / 幫助孩子一生的,是思維,不是出路。

幫助孩子一生的,是思維,不是出路。

呂秋遠律師~

 

有高中生來信詢問,學測就要放榜,而科系對於未來的人生,究竟有什麼重要性?

 

說實在話,大叔我離這些孩子選擇科系的時間,已經有足足二十餘年之久,那時候大學錄取 率大概是四成五左右,也就是說,有一半的同學必須選擇重考,或是直接服兵役、就業。而且當年我們的科系名稱一目了然,例如:考古學系,就是考古;營養學 系,就是學習營養;圖書館系,就是跟圖書館相關。但是現在老子都不老子了,實在很難知道究竟在學些什麼。而公立大學的學費,一學期包含住宿,只要七千多 元。

 

然而,我仍然不建議以「出路」來挑選科系,原因是大學並不是職業訓練所。想當年,我總 以為念企管就是老闆、念法律就是律師、念政治就是政客、念哲學就是哲學家,所以我就去念了財稅,因為有個「財」字,看起來很有錢,而且我想念商學院,其他 商學院的科系我填不上,而「財」看起來又像是「商」,我就這麼進去這個科系了。

 

⋯⋯結果,進去才知道,這是法學院。畢業的時候,系名從財稅系改成財政系,最後改隸屬社會科學院。人算不如天算,可見一般。更不用說,那個時代的文組第一志願是國貿系,法律系,這個出了好幾個總統的系所,還在努力的往上爬升中。

 

而進入財稅系之後,發現一個驚人的事實,也就是我唸兩個星期的會計學,比不上同學念兩個鐘頭;但是我唸兩個小時的政治學,比得上同學唸兩個星期,所以我在大二就決定要報考政治研究所。沒天分就是沒天分,還是早點洗洗睡比較實際。

 

進入什麼科系,基本上與未來要從事什麼工作,確實是相關的。例如會計系,全班大概會有 一半以上的人在將來成為會計師。但是許多系並不是如此,至少哲學系以後畢業,全班大概只有一個人(少於?)會成為哲學家。我只能說,所有的科系,教導學生 的,並不是飯票,比較像是思維模式。我們透過這些科系,理解自然或社會科學的邏輯,政治系遇上法律系,可能對於蔡正元罷免案的觀點就不會一樣,理工人與哲 學人對愛情的看法更是南轅北轍。但是職業?除了某些證照一定要某些科系畢業才能考,我們政治系的同學,可不是每個都是從政,法律系的同學,考上律師以後去 當廚藝家、開咖啡店,也是很多。他們考證照,不過就是給家裡一個交代而已。

 

以我唸過財稅、政治、法律、企業管理、財務金融等不同的背景來說,科系真的不重要,而且不要逼迫孩子去念他沒興趣的事情。認真的發掘孩子喜歡的科目,例如討厭數學就不要去念商學院、討厭國文、社會科學就不要念法律,讓孩子熟習且喜歡這些科系的邏輯,遠比出路重要多了。1997年把亞洲搞得天翻地覆的金融投機者索羅斯(George Soros),他可是從哲學家卡爾巴柏(Karl Popper)的體系中得到啟示,而不是從任何一個財經專家知道亞洲出了大問題。

 

 

 

幫助孩子一生的,是思維,不是出路。而科系,只是個名稱,進來以後,學多少;出去以後,忘多少,這都是看自己的本事啊。